秦力范文写作网

那些年,我的左边右边

秦力范文写作网 http://www.chengmeibaby.cn 2019-01-20 10:48 出处:网络 编辑:
相关专题: 优秀作文





那些年,我的左边右边
  
  作者/湖南/刘丁
  
  湖南隆回二中默。深文学社 刘丁
  
  有人躺在梦魇中冰冷的呼吸与灵魂温柔的盘弄;有人卡在硬红的光齿。轮里垂死的挣扎与现实坚韧的搏斗;有人蹲在苍白的记忆中轻声的哽咽与心灵孤单的守护;有人梦进花色的麦田里浮夸的独白与情感恶意的褶皱。
  
  于是,有人奔跑、有人疯狂,有人惆怅、有人快乐,有人得不偿失、有人淡泊明志、有人大悲大喜……这些流年。和故事不带颜色的融进他的香墨里珍藏、回忆、萌芽然后盛开
  
  那些年、我们未成年。
  
  (一)九九年·褐瞳
  
  当冗长的时光偷走了你手心的那份自由和执着,当恶毒的现实蒙蔽了你眼里的那些美好与向往,当朦胧。的思念挂在月球上缠缠绵绵的摇晃着你的那阵寂寞与心痛。搁浅的温暖和情绪像单曲循环一样固执和鲁莽、冷淡的旋转。我说,我有孤独症。
  
  第一次注视你的眼睛发现时是褐色。跟你我之间的默契一样天衣无缝,神秘而深邃。在瞳孔中抹上光亮,我们曾经相互凝视。那条流着同样血缘的肉脉绑住了你和我的心灵。
  
  妈说,我只比你大六分钟。
  
  这又命中注定了你在一岁的时候就得离我们而去,那一年我们就搬了家。你躺在另外一座繁荣的城市。埋藏着你的童年,那时候,我的世界里只有布娃娃,没有你。我没有记住那座城市,只是张望过身边的大人总是以无数张奇特的笑容来回应我的喜怒哀乐。那时候我们都最幸福。我讲端来水盆就能抓住月亮,有人就会帮我摘下剩余的星星。1999年的冬天,你用一双大又亮的瞳孔揪住了我的神经和呼吸。你小小的一个动作就让他们笑得那么温暖。你把你拥有的游戏快乐了这个家。你对我讲,端来水盆能不能抱走太阳;我说,我只想帮你遮点阳光。
  
  妈说,我是大毛,要让着小毛。
  
  后来,我们开始交谈这个世界。你想去北京天安门看看,我说我只想去洞庭湖钓鱼;你想象着自己周游世界,我愿意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看“大风车。”;你说你将来想要成为一名科学家,我只告诉你,我想当一名会教书又能打球的体育老师。直到我们一起背上花书包,你就开始不和我说话了……
(范文网 www.w。ww.xxxxx.xxx)
于是,每一次站在你身后的我都可以找到很多张陌生的笑脸,
  
  就像十二月的暖阳穿过一层一层的。柳藤折叠成的温度一样掷地有声。在干涩的心田里滋润着灵魂,歇斯底里的放歌。每一回陪在你身边的我都能看见一个不相同的世界。在夕阳后面开出一片神奇的森林,里面长满了百合与四叶草。大耳朵兔子弹奏肖邦21章;高帽子先生和爱丽丝小姐一起享受着浪漫的魔术晚餐。一群又一群飞鸟在巨大的花果灌木丛里自由的穿越,斑马和蜗牛继续他们的演奏,猎人被捆在枪杆上。那头长尾巴大象司令组织着这场盛大的森林舞会。告诉我在他的世界里,幸福就是无数行色彩。绘制来的一个个可爱奇特的画面,会让你兴奋开心的一抹抹微笑。每一站你在我右边算数或者唱歌。你说你要征服全世界。一直到当你看清楚命途的日寸候,你才肯向前跨出一小步。而我在后紧追不舍。
  
  那些单纯的对白和构思割去了孤单与失落,那些幼嫩傲慢的承诺填满了空洞与无助的七色童年。在你的褐色瞳孔里带着我穿越人海和时光……
  
  或许,魔术永远只适合在你失去想象时给你的快感和幻想最美妙。然而认为魔术就是魔术的那段时光已不复存在:认为魔。术就是生活的质疑终究淹埋了或许你再也找不回来。的那句对话后的几张真实的微笑。
  
  (二)五年·艾时代
  
  寻寻觅觅、慢慢逐逐,蓦然回首、怎是情字了得;若隐若现、曲终人散,黯然心生、怎一愁字了得?一如既往、不甚了了,再坐浮尘,怎一个怕字了得!再回首,恍然如梦。
  
  翻开走廊柜底的照片,厚沉的灰尘被空气吹散打湿了眼眸。有人就化成泡影小舟的模样飘进了我的脑海。我打开窗户,面朝树林。听录音机里从前公开朗读过的书信,那思念滴滴点点全部都是你。时间见证了初恋这件小事,自信和坚持衡量着爱情的价值。无论天亮或。者黑夜,遇见总是那。样的美丽。记忆至此。珍贵。
  
  记得与你邂逅是在九月的晴天,慵懒泛黄的阳光浸入窗棂涂抹着人们的情绪,通红的酒窝里弯起了你的那张嘴脸,淡淡的微笑。记得与你擦肩而过是在十月的一场暴雨,我躲开骚动的人群。和大雨跳进班车,在后视镜里盯着你的身影从我的视线里分离。记得我们相濡以沫是。在给你撑伞的那个冬天,大片大片的雪花融迸发根里抽搦着我的头皮,洗湿了嫩薄的肤毛和温度。你骑过冰冷的墙头贴近我的臂下拥抱着那把伞下的温暖。记得那片唯美的四叶草在你的掌心吻过;记得那些年我们。错过的日寸光里失去了拥抱阳光的机会与勇气;还记得我先说的你都记得吗?你是否都记得曾经我用双手为你扛起的那整片整片的蓝天。即便反复温习的情感始终不能摆脱残酷的现实,但是,那句地老天荒的歌词依然还在我们的城府里演绎着命途种种的不可思议。秋雨带着那些回忆和伤痕敲打着格窗的玻璃,厚厚的天空灰得就像哭过的男生一样倔强。音乐盒里重复的播放着《那又如何》。我退回到。桌。前合上窗帘,思念只收回了一半。
  
  不管是怎样的折磨或者考验,无论青春是如何的挥霍与践踏或者蜕变;不是亲。情被受困扰在纵容,就是友情虚伪客观的假面在侵犯。被狂风骤雨鞭打过的体肤永远记得那年沙坑里吞掉的那堆眼泪。我拼命呐喊的嘶。喉却怎么也留不住你当时的脚。步。我舍命割脉的鲜血终究换不回你的一句问候,你的一声情话。等时光拔出了头皮的白发,剩余的便全都是平静与孤独。而你的左边已不再是我的右手。
  
  这一次,我们五年了。
  
  (三)1992
  
 

[1] [2] 下一页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换一张
取 消